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如果這個世界有後悔藥,我會拼了命的去買一顆。 我為沒有明天的感情下了我所有的賭注。 我不是精神病,我只是個敏感、沒有安全感的小女人。 我不需要憐憫,我比誰都堅強,希望你們都明白。 我討厭欺騙,謝謝你們讓我明白了我在你們心中的重要性。 即使沙漏倒轉,也再回不到從前。 每天,總有一些聲音在拉扯我,拉我離開心獄,再去找一個新的世界,一切重新再來。她們比我還珍惜我,她們千方百計要找那把鎖解我的手銬腳鐐,那把鎖早已被我遺失。我甘願自裁,也甘願遺失。 對一個疲憊的人,所有的光明正大的話就像一個個彩色的泡沫。對一個意志薄弱的生命,又怎能命它去鑄堅強的字句?如果死亡是唯一能做的,那麼就任它的性子吧!這是慷慨。 有時很傻地暗示自己,去走同樣的路,買一模一樣的花,聽熟悉的聲音,遙望那扇窗,想像小小的燈還亮著,一衣一衫裝扮自己,以為這樣,便可以回到那已逝去的世界,至少現在,閉上眼睛,感覺自己真的在繽紛之中。 如果,有醒不了的夢,我一定去做; 如果,有走不完的路,我一定去走; 如果,有變不了的愛,我一定去求; 如果,如果什麼都沒有,如果沒有明天。那就讓我回到宿命的泥土!這二十四年的美好,都是善意的謊言,我帶著最美麗的那部分,一起化作春泥。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當她的手裡真正握著夢寐以求的那一張錄取通知書是,她卻迷茫了。她知道,如今一貧如洗的時光清遠,暗香無聲, 家庭要供一個大學生的艱難,何況,她還有個上高中的弟弟。 到家的時候,飯菜剛剛擺上桌,母親還在廚房裡忙這,弟弟和父親剛從地裡幹活回來,正在換洗。 她摸了摸口袋中的錄取通知書,沒有拿出來,跨進門檻,讓母親去休息,她來做,灶上的雞湯正“咕嘟咕嘟:的響著。她的眼淚險些就掉出來,這是家裡唯一的一隻老母雞,上次父親生病的沒有捨不得吃。她明白,之所以要燉這隻雞,因為今天是她的生日。 她剛端起碗,就響起了敲門聲,她開了門,她有些驚訝:"舅舅你怎麼來了?"看著舅舅手裡提著的大蛋糕,弟弟搶先說到哪“小舅,你也太偏心了,姐姐的生日你就記得,我的就忘了,”母親忙說:你著孩子,趕緊讓你的小舅先坐。”弟弟吐了吐舌頭,吥在說話。 她看著弟弟說:“弟,好好的唸書,考上大學的那天,那姐姐也子城裡買個大蛋糕給你。 她說的是真心話,弟弟人乖,空閒的時候就沒有出去玩過,總是盡力的幫家裡的忙,弟弟的成績一般,不過她想只要弟弟努力的話,將來還是有希望考上大學的。 進門之前她就想好了,等秋收以後,她就出門打工,不管工資多少,能減輕家裡的負擔就好,至於錄取通知書,就讓它成為一個永久的秘密。 一家人東一句西一句的聊著,她聽說小舅在城裡做生意好幾年了,若有所思的問:“小舅哪裡的生好嗎?“嘿嘿”一笑說:“你小舅我呀,還算小有成就,這些年省吃儉用,還在郊區買了一套房子,。 真的嗎?”弟弟的眼睛睜的大大的》“那明天我跟你去看看,我還沒有進過省城呢。” 她想起了小時候,有次父親太疲倦了,耕地的時候,說是想睡一下,坐在地裡睡著了,跑進人家的玉米地裡了,吃了許多,父親不知所措。得知此事後,弟弟二話不說,轉身到人家的玉米地裡認錯,對方看是小孩子記沒有說什麼,賠錢了事,給父親保住了面子。她覺得弟弟一定撐起這個家。 第二天,小舅真的要走了,弟弟也真的要一起去了,還帶了一些衣服,說是趁著暑假,要在城裡玩幾天。 母親囑咐說:“你小舅地形不熟,你就送送他們去車站把。” 通過省城的列車向車站的大門駛去,她揮手告別。弟弟也推開窗子向她告別。嘴裡使勁的喊著:“姐姐,我姐姐想你的》”隨著弟弟揮動的手,扔下一團東西。她新;她心裡一怔,急忙撿起來,一看,是一張揉成團的紙,打開,弟弟的字跡顯然濡目: “姐姐,請原諒我跟小舅合夥欺騙你。以你對我的愛,沒有小舅的配合,我恐怕踏不出那個家門,作為村子裡唯一的一個女大學生,村長已經給家裡報喜了,弟弟也許天生不是讀書的料,如果你因為我後這個家而放棄你的夢想,那我不僅撐不起這個家,相反會愧疚一生的。姐姐,回去吧。你是我們家的自豪,也是我們村的驕傲。從今以後,你的一切開支,就由我和小舅來承擔。" 她想:她怎麼會這樣的傻,她怎麼就沒有看出弟弟有點不對勁,小舅今天怎麼會來呢,家裡的母雞怎麼會燉呢。此時已經晚了,列車已經駛去,在她的眼睛裡,列車在漸漸的消失,她努力的去追列車,但是列車已經消失了。 站台上,一個女孩,蹲下身雙手抱頭,泣不成聲……